top of page

投機者的自白

投機者的自白

德國股神安德烈科斯托蘭尼(Andre’ Kostolany)一生以投機人士自居,在其著作『一個投機者的告白』中,對投機者有深刻描述,他的座右銘是『有錢的人,可以投機;錢少的人,不可投機;根本沒錢的人,必須投機。』

在歐洲歷史中,古羅馬時期,投機風氣已很盛行,當時是以投機炒賣糧食和商品為主。只要有人類存在的地方,就有投機和投機家,不僅見諸過去,也見諸未來。投機人士好比賭徒或酒鬼,輸錢或酩酊大醉後,會感到難受,甚至痛下決心永不沾賭或沾酒,但不久又會重蹈覆轍,再戰賭場或酒場。

在股票市場,投機家目的不是想導致指數震盪,他們只想在市場中從中獲利,不需要和公司管理階層接觸;或天天為生意和人爭吵,雖然“身光頸靚”,但他沒有僱員,沒有上司,不必遊說別人買東西,自己支配自己的上班時間和資金,每天祇需要口含雪茄,全神貫注於股票機中,耳聽八方,留意周邊的新聞,集思廣益,在買賣前作出分析判斷,從市場中獲利,他們生活看似寫意,難怪令許多人羨慕。

但另一邊廂投機家其實生活在鱷魚潭中,要習慣睜著眼睛睡覺,浮沉在發財和破產之間,成功的投機家,在一百次交易中,獲利五十一次,虧損四十九次,他們就靠這差數為生,當然每次交易上的虧損,也是經驗上的進益。任何學校都教不出投機家,他賴以為生的工具就是經驗。德國股神在他過去八十年投機生涯裡,得出一個結論,就是一名股票投機家,如果一生沒有至少破產兩次,就稱不上投機家。股票市場就像一間黑房,那些幾十年來一直躲在屋子裡的人,肯定比不久前才進來的人,更熟悉這黑房。在香港現有420餘間證券公司,華資佔大多數,其實很多華資老闆因年事已高,加上生意難做,慢慢已變為投機家,以自營買賣為主。

在學術理論和實際經驗來說,投機者也屬投資市場的一份子,在市場有一定的貢獻,港交所罔顧散戶投機者的利益,推行第二階段收窄股票買賣差價,實必削弱散戶投機者入市興趣,市場最終只會變成大戶的天堂,散戶投機者要在市場中獲利謀生,真是難上加難。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