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變幻原是永恆

根據杜拉克的理論,所有組織、公司,甚至國家都要知道,沒有什麼計劃和活動可以不需要調整或是重新設計,便能長期持續運作。所有的活動法規,條例最終都會落伍。但人總會忽視這個事實,尤以政府機關為甚。事實上,香港政府部門之所以問題重重,主要的癥結在於所有事物都是沿襲過去,無法適時擺脫昨日的牽絆,或在缺乏天時、地利、人和的環境下,勉強推行改革,祇會令改革事倍功半。

港交所獨立上市後,不斷改變內部結構和經營環境,屬優屬劣,真是見仁見智。但因為專營權的關係,市民、公眾和市場沒有一套客觀的外部衡量標準,祇從利潤成績來分辨優劣,其實這只屬表面的成績,但卻往往令人錯誤地認同商業決定可以凌駕公眾利益,這種思維繼續下去,相信只會百害而無一利。致於推行改革,需應與時並進,但緩急先後,也不應選擇性地吸納意見,一意孤行,令人有假諮詢的感覺,製造社會不公平,破壞和諧氣氛,近期在業界組織一致反對下,強制進行第二階段縮窄股票買賣差價的計劃便是明顯的惡例子。

但另一邊廂,港交所卻利用所有資源,千方百計集中推銷衍生工具市場,慢慢將股票市場『賭場化』。繼賽馬會後,把股票市場建立成一個國際大賭場。但大家要知道,賽馬會的收益最終是以慈善用途回饋社會,加上賭博稅的稅率也比盈利稅高,而股票市場始終是一所提供投資者用作投資的場所,希望有關當局,在進行改革時,不要令市場變質。

其實以市場的公平性和透明度為出發點,港交所應盡快推行交收無紙化和大減中央結算系統的有關收費,甚至將資訊網絡和交收系統都交由第三者經營,才能真正達到保護投資者、市場參與者及政府的真正利益,否則港交所也會被人取代的一天。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