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衍生工具之死穴

香港備兌認股證(下稱「窩輪」)市場發展一日千里,但對她的落後監管,卻為香港埋下一個隨時令人粉身碎骨的炸彈。香港雖然在去年底已擢升為全球窩輪最大成交額的市場,遠遠拋離第二及第三名的德國和意大利。但在這三甲中竟沒有環球真正的三大金融市場:紐約、倫敦和東京,可見真正的金融市場是絕不會對發行衍生工具掉以輕心。

香港窩輪市場發展特快,已成為發行商謀取暴利的工具,這是因為監管出現斷層,過去為了刺激這市場而給予的優惠待遇,沒有因市場轉變而修正,令窩輪發行商處於絕對有利地位,既可以利用發行的時間差去控制市場供求量,操控窩輪價格,甚至正股價格;又可以大賣廣告甚至不收佣金來誘導投資者參加對賭。

衍生工具不是沒有死穴,從1987年的股災,李福兆的停市四日股災拖垮了香港的期指市場,當時有大型上市公司老闆借「置地被收購」消息偷步,利用有限公司大量持有恆指期貨好倉,鎖定損失,停市後的復市,要勞動政府介入才將紛爭解決。之前的亞洲金融風暴,索羅斯的對沖基金連同國際大鱷,將印尼、泰國的股市在數周內推垮;馬來西亞幸保不失是全賴前總理馬哈蒂斯的強硬政策:即時“拉閘放狗”;之後索羅斯狙擊香港和蘇聯,香港是有賴蘇聯停市令狙擊手無法平倉而逃過一劫。僥倖不等同才智,好運別混淆高明。

事實說明窩輪的死穴在於突然停市,因為復市之後,無論正股是大升抑或大跌,窩輪依附正股,根本沒有可能在那一剎間為其持倉補充足夠的貨量來對沖。何況現時大部份的備兌認股證根本只是對賭,很容易引發市場系統性災難。以匯控(005)為例,現時共有91隻(Call)輪、13隻(Put)輪,萬一有意外災難出現,一般發行商是否會承擔責任?監管機關有否規管和查證發行商的信用、信貸能力和承擔風險能力呢?在未能有效監管窩輪的發行和交易前,香港的窩輪市場大成交額只會成為國際財技高手的『提款機』。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