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猶雞犬亂於祠矣!』

『猶雞犬亂於祠矣!』明代大思想家陳白沙先生的名句,正好比擬香港立法局之2、5之爭。

話說古時,祠堂主持每天清早上班時,祠門一開情景必定,雞鴨亂飛,愛犬亂吠,好像主人要劏雞剎鴨。其實主持只是每天進行他的例行工作而矣。當然無論牠們多麼激動、緊張或自我表現,雞犬皆走不出該祠堂,而時間慢慢過去後,牠們又會安靜下來,甚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

而在署理特區首長的過度任期應為2年、5年之爭議中,好壞參半,2年或5年仍未能確定,不見其利先見其害,眼見耳聞各黨派為個人利益而爭論不休,特區其他事務變成無關重要,市民民生問題也擱置一旁,重大基建和發展計劃更無法多談,英明朱相信這並非市民真正想見想望,英明朱欣賞一直保持冷靜和沒有表態的議員,對一些曾經轉態的議員則不予置評,英明朱希望政客不要忘記今年元旦大遊行市民公開要求社會要和諧穩定的訴求,而非希望在社會中每天都有爭抝之聲。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