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誰偷走了我的大餅

有財經官員經常在安撫證券界同業時說「C組經紀的市場份額雖然少了,但香港股市成交額大了,『餅大了』,我們還是吃多了。」聽了這似是而非的說話,同業的反應不該是哭笑不得,而是欲哭無淚。

1997年全年成交額37890億元,C組佔36.23%,即佔成交13,727億元。

1999年全年成交額19515億元,C組佔39.77%,即佔成交7,761億元。

2004年全年成交額39741億元,C組佔16.29%,即佔成交6,474億元。

餅是大了,但我們可以吃的實際數量反而是少了一半,如果計及降低了佣金,我們的實際收入減少更是遠遠的超過一半以上。

港股成交量創新高,當財金官員興高彩烈地說我們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不變,集資能力仍是世界第三位(原本是第二位,因領匯取消上市)。但我們這群在過去幾年香港經濟極度不振時,為了保持香港金融中心美譽,堅守本份的證券從業員,為甚麼當繁榮再來時,竟然分享不到自己應得的份額?不錯,我們的經營環境是改善了,但這只是相對經濟最谷底時來說。究竟「誰偷走了我的大餅?」銀行、最低佣金問題,還是政府對行業的不公平對待。

我們欲哭無淚,因為令我們更傷心的是那些專業財經事務的大員,對涉及這樣簡單的經濟數字,敏感度竟是這樣的弱,試問當面對社會的經濟問題時,他們心中有否“以民為本”的信念呢?


bottom of page